http://thewrestlingsite.com/xiaoxieyanzhishu/50/

澳门银河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原创】梳卡鸣鸣人女体注意

时间:2019-10-25 14:3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去出任务了,等我回来,你大概就会和卡卡西在一起了吧……其实我知道,你只喜欢卡卡西,但是想到以前你一直追着我走,现在却喜欢上了卡卡西,我真的很不甘心,我想让你只看着我,我甚至会想,等你嫁给我了之后时间总会冲淡你对卡卡西的思念,但是我没料到的是你会在婚礼当时就选择离开,看到你在婚礼上一直发呆,喝交杯酒的时候,你的眼睛明明看着我却倒映不出我的影子,我想,我大概一辈子也映不进你的心里了...你的心已经满了,满满的都是卡卡西,再也装不下任何人,所以在你起身跑掉的时候我没有去追,已经和你走完了该举行婚礼的仪式,就让我当作你已经嫁给我了,我会带着今天的回忆过完下半生,不管怎样,我一直都深深的爱着你,最后,新婚快乐,祝你幸福。

  一如出任务的那晚,鸣人跪坐在镜子前,卡卡西温柔的替鸣人梳着头发,鸣人垂眸感受着卡卡西的手偶尔碰到后背的温度,这是最后一次了吧....卡卡西想着,放下木梳,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时间永远不要从此刻流走,停滞在此刻,一下子变老也好,“好了,鸣人,不早了,你该回去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呢.....”“嗯,我知道了,晚安卡卡西三三,不用送我了,再见了......”“还有,鸣人.....”“卡卡西三三......”“那就祝你幸福了....晚安了,鸣人...”习惯性的摸了摸鸣人的头发,触感还是一样的很舒服,让自己不想放手,但是.....果然..不行呢……接过那把红色的梳子,梳子做工很精细,鸣人抚摸着这把梳子,细细的纹理划着手的感觉就像卡卡西左眼上的疤痕,这触感会让自己记住一辈子的吧.......转过身,缓缓地离开大门,没有再回过头,直到听到房门的一声响动,鸣人才回过头,早已是泪水满面。而房门这头倚着门的卡卡西,缓缓地坐到了地上,闭上眼睛,恍惚就想到了琳和带土,没能保护好同伴的当年和留不住最爱的现在.....再也没忍住的眼泪恣意的流淌了满脸。

  天明破晓,昨夜的一切都沉淀于消失的黑暗中,今天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拯救了木叶村的漩涡鸣人要和宇智波佐助这个强大家族仅剩的一人结婚了,他们看上去就很配,有村民说,据说宇智波佐助为了漩涡鸣人杀了大蛇丸就为了讨她的开心,啊天哪,那也太浪漫了吧,要是我肯定会感动的哭出来的!那可是宇智波一族啊……是啊是啊,你看这街道什么时候这么繁华过,说是十里红妆也不过分啊……各种各样的议论充斥着街道,佐助听着这些话,心情很好,因为鸣人终于要属于他了,那么多年的铺垫,今天终于要修成正果了,他知道鸣人的心不在这,但是他坚信凭着自己和鸣人多年的羁绊和日后的相处一定会打动鸣人,让她慢慢接受自己的。

  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以梳为礼,祝愿他人和平美满,幸福安康,爱情永恒。

  “佐助?你怎么会突然回来?”“五代目大人,我只是终于认清了自己的错误而已,我愿意接受所有的惩罚,但是有一个不情之请。”“不情之请?”“请将鸣人嫁给我”话音刚落,卡卡西便说:“五代目大人,这件事,您还是慎重的考虑一下一下比较好....”“卡卡西,我和鸣人的事你有什么意见么?”佐助出声阻止,“住口!佐助!”纲手望了一眼佐助,又看了一眼卡卡西:“这不是很好么?卡卡西,佐助已经知道了自己的错误,愿意接受所有的惩罚,并且佐助是宇智波一族的,行事也稳重,鸣人跟了他,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吧,鸣人不是也一直追着宇智波家的小子么?他们两个也到了可以结婚的年龄了”“可是,这还要看鸣人的意见......”“哦?那鸣人你是什么态度呢?”卡卡西将希望最后一次寄托在鸣人身上,希望她能说出拒绝的话,或者是再考虑考虑也好,不要,不要,不要答应他啊……卡卡西紧张的盯着鸣人,他感觉那一刻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站在那里的鸣人,但是鸣人沉默了一会,往日活跃的金发看起来也没有那么有活力,过了一会,鸣人张了张嘴,吐出了几个字,那几个字是:我同意了。卡卡西心里的希望黯淡了下去,自己知道明明是为了村子好,可是,心里为什么会痛呢,期望他说出拒绝的话,这样的我,到底怎么了....然后他听到纲手说道:“好了,没事的话可以回去了,出任务回来也很辛苦,都下去休息吧,还有卡卡西,你留下。”“纲手大人........”等鸣人一行人走远了纲手对卡卡西说:“卡卡西,你知道鸣人的父亲是四代,你的老师吧....鸣人这孩子从小就没有人关心,四代的孩子和宇智波一族联姻正是门当户对,而且有了鸣人和佐助这两大家族,宇智波一族就可以振兴,跟一个好人家,水门他也会放心吧......”卡卡西嘴上答着是,心里却在说,旗木家也是名门大户啊,难道被称为木叶第一技师的我也不可以么?而且我是水门的亲学生,跟着我又怎么了?但是他什么都没说,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听着自己的声音说道:“我知道了,纲手大人。”佐助和鸣人的婚礼定在了一周之后,大家都在准备着,鸣人同期的伙伴都来恭喜她终于等回了佐助,除了小樱,她知道鸣人并不快乐,而很快的,一周马上就要过去了,明天,鸣人就不会再姓旋涡了,而会改姓宇智波,想了想,卡卡西内心隐隐的抽痛着,却突然听到了敲门的声音,这么晚会是谁呢?卡卡西打开了门,发现是鸣人站在门口,“卡卡西三三,不让我进去么?”卡卡西身体侧了侧,“明天要结婚的人今天怎么不好好休息?小心弄出黑眼圈哦”“卡卡西三三,我想让你给我梳一梳头发,据说结婚之前由父母给孩子梳头有吉祥的寓意,所谓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据说是包含了家人的美好祝愿,三三,你也知道,我没有家人,除了伊鲁卡三三之外就只有卡卡西三三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人了.........所以......”卡卡西依旧是笑弯了眼睛,说道:“好啊,就当我祝福你们吧......”依旧是鸣人跪坐在前面,卡卡西盘腿坐在鸣人后面,只是卡卡西家的镜子大了些,映出了鸣人整个上身,轻轻地解下鸣人的发绳从盒子里拿出了一把红色的梳子,“卡卡西三三,这是.....”结婚礼物哦.....由丈夫给妻子梳头发有白头偕老之意,所以送给你当结婚礼物......”“可是......”“好啦,坐过去吧,老师再给你梳最后一次头发,你这么粗心,怕是结婚之后也会让佐助给你梳头发吧..........佐助他虽然傲骄的要命,但是对你也会很温柔的吧,你呀,以后结了婚就不能总吃拉面了,很没有营养的,要多吃蔬菜,多喝点水,不要挑食,以后.......我都不能去给你送蔬菜了.......以后............以后,会有佐助看着你吧......唉呀,自己的两个学生结婚啊……那老师我也省心了.........这样四代也放心了呢........你的父母一定会希望你幸福的.........”是啊,四代一定希望你幸福,可是,水门老师,我的幸福,要怎么办呢........也不是非娶不可,只是不是她就不行啊……“嗯,我记住了,卡卡西三三.....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毕竟,我是.......意外性第一的忍者嘛..........”“那就好,那样的话....老师就放心了……”为什么啊.....我感觉心里很痛,有想哭的冲动,明明佐助回来了,村子也安全了,我也找到了....幸福....我应该,开心才对……可是,为什么我在流泪呢?两人之间再没有过多的对话,卡卡西温柔的用梳子梳着鸣人的头发,那么顺,金色的发丝即使在昏暗的灯光下也散发着淡淡的金色,是啊,以前鸣人稀疏的头发已经长得像缎子一样好了呢......以前那个不会梳头发的鸣人,已经........长大了,已经.....要嫁作人妻了啊.....

  老师说他很开心,可是好痛啊,心里某个地方在滴血,为什么我一听到老师说我已经长大了,说以后再也不能陪在我身边了就感觉心好痛啊.....难道........我喜欢上了卡卡西老师?所以他单独教佐助的时候我会不开心,听到老师说最喜欢自己的时候会开心,所以现在要嫁给佐助的时候心里会痛,是啊,我,爱着卡卡西老师啊.......

  “鸣人,老师很开心呢……”说着违心的话,声音里带着微微的哽咽,“看着你长大,嫁作人妻,老师真的....很开心........”可是左眼的眼泪却再也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只是在面罩后面,不会被发现........为什么听到她说最喜欢卡卡西老师会高兴,以至于那时候抱着她转了一圈,为什么听她说我记住了卡卡西老师会难受,为什么知道了她要嫁作人妻了心里很痛,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自己想把面前的人搂进怀里,是啊,自己已经,不可救药的爱上了鸣人了.....鸣人啊,你让老师怎么办啊.........

  鸣人看了佐助留给她的信,心里感慨万千,正欲把信塞回信封的时候感觉到了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倒出来一看,是一把雕花的木梳,檀木的梳子上面雕满了向日葵,一张纸条掉了出来,鸣人弯下腰捡起来,上面写着:我本来想把这个当做新婚礼物送给你的,现在,祝你幸福吧……再见....鸣人看了信心里不是滋味,她跟了卡卡西,对不起佐助,如果跟了佐助,她自己心里则会像针扎一样的疼,可是爱情这种事情,谁先爱上谁就输了,不是么?光顾着看信而没有注意到卡卡西已经和纲手婆婆说完了话,直到垂下的手被一双修长的手交握住,鸣人才回过神来,看见卡卡西温柔的笑着,对她说:“走吧,鸣人,我们回家”对着卡卡西回以了一个微笑,“嗯,走吧,卡卡西三三。”

  “嘛嘛,鸣人,作为女孩子,不会梳头发可是很让人伤脑筋的事情哦……”看着鸣人又把双马尾梳的毛毛糙糙的,出现在鸣人窗口的卡卡西这样说着,“卡卡西三三!嘛,三三你也知道的啦,从小没有人教我怎么梳头发嘛.......”卡卡西无奈的叹了口气,“过来,我重新帮你梳好了”“卡卡西三三怎么会整理女孩子的头发的?”“嘛,以前接过的C级任务也有照顾小孩子的啊,梳头发什么的,我说你,是不是太小看老师了?”“嘿嘿,只是有点吃惊,卡卡西三三会整理女孩子的头发这些...”“好了,转过来,”鸣人乖乖的转过去,坐在凳子上,感到卡卡西轻轻的将她梳在两侧毛毛糙糙的双马尾取了下来,四处找了找,没有发现梳子的所在,“鸣人,你没有梳子么?”“呃......”看到鸣人支支吾吾的,卡卡西叹了口气,“等我一下”“诶?卡卡西三三......”卡卡西用瞬身术去了附近的商店,挑选了几把桃木梳,付了钱之后又用瞬身术返回了鸣人的房间,“卡卡西三三!”“啊,我回来了,真是的,明明都和自来也大人出去修行过却连头发都不会梳么……”“好色仙人怎么会帮我梳头发啊……他就只想着看美女而已……”“好了,坐好,要帮你梳头发了!”卡卡西站在鸣人身后,用桃木梳慢慢的梳理着鸣人的头发,说起来,虽然鸣人总是吃拉面,但头发却很柔软,摸起来手感也很好,看着镜子里鸣人蓝色的大眼睛和长长的金发,心里想到,这样的鸣人还是很漂亮的嘛,自己自带土那些事之后就没有再留意过任何女性,其实自己可以找个人陪自己过完下辈子的?比如....眼前的鸣人?不,不可以的卡卡西,这是老师的孩子,应该守护她,你不可以对他产生这种心思,你们是师徒,也只能是师徒。想罢继续给鸣人梳着头发。再说鸣人坐在前面,能感受到卡卡西修长的手指穿过自己的金发,将头发分成两半,温柔的用木梳梳理着,不禁有点害羞,对着手指在心里想到:“卡卡西老师最温柔了...”卡卡西最后将梳的整齐的头发束成两部分,扎成了一个完美的双马尾之后对鸣人说:“好了,走吧鸣人,集合时间快到了”“嗯”鸣人有点不自然的走在卡卡西身边,怎么回事呢?自己都有点,不敢看卡卡西老师了……走在一旁的卡卡西想到刚才自己想的,也觉得很尴尬,一路无话。总算是到了集合地点,小樱和佐井已经到了。

  化妆室里的鸣人穿着白无垢,任由小樱帮自己将金色的双马尾放下,用梳子细细的梳理着,看着面前的镜子,鸣人习惯性的闭上了眼睛,想象着昏暗的房间,自己跪坐在镜子前面,后面的人温柔的拿起梳子梳理着自己金色的长发,时不时的触碰到自己的后背,那掌心的温度让自己感到无比安心,睁开眼睛,看见是小樱在帮自己插好头饰,脸上画好了淡淡的妆,“真看不出来啊,鸣人,化了妆确实是变好看了……”鸣人淡淡的笑了,小樱却忽然愣了一下,因为在她的印象里,鸣人从来不会这样笑的,她这样笑的情况下,第一次是佐助出走,第二次就是现在,小樱看着这样笑着的鸣人心里酸酸的,想开口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在这个时候听到门口有人说:“哟,鸣人,妙木山仙人三忍之一自来也大人参上!”“好色仙人!”“自来也大人!”“就不能换个称呼么……怎么了?鸣人?啊,小樱,我想跟鸣人单独谈谈...”“我明白了,自来也大人..”小樱出去了,自来也看着鸣人说:“怎么了鸣人?今天结婚不是要开开心心的么?你今天可是比当年的纲手公主还漂亮哦!”“好色仙人...”“哼,有什么不开心的还不能跟师傅说了么?你的情绪都写在脸上了!”“我.....”“人啊,做什么事都要遵从自己的内心,有话直说不是一直是你的忍道么?哼!你这家伙,我可是当你是亲孙女才这么问你的”“好色仙人......”“嘛,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但是愿你现在所做的选择不会让你自己后悔一生,好好地听听自己的心是怎么想的吧……村子里还是有我们这些传说中的人在的。佐助那小子,不敢做出太过分的事情的..何必勉强自己呢……”想伸出手揉鸣人的头的自来也在看见了鸣人头上的头饰收回了手并搭回了自己胳膊上,鸣人看着自己师傅向着纲手走去的身影,想到,这个好色仙人,总是能一语道破自己的内心,不愧是三忍之一的自来也么....鸣人抓着白无垢的裙摆,这身衣服,应该穿给那个人看的......鸣人抬起头来,终于下定决心似的,做了最终的决定。

  佐助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鸣人抓着白无垢膝盖上的布料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样的神情,“鸣人....”“啊,佐助....”“在想什么?”“没什么,只是.....”“婚礼马上要开始了,走吧……”“嗯.......”佐助拉过鸣人的手,鸣人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然后拉住了佐助的手,两个人走了出去,仪式一项一项的举行着,小樱看着鸣人,竟然有一种....自己的女儿嫁出去了的感觉?竟然有点欣慰?鸣人心不在焉的跟着佐助举行着一项一项的仪式,神前仪式,鸣人稍稍偏头看着身旁一口一口的喝着酒的人,恍惚间看见了他身旁的人,仿佛有着灰白色头发,面罩还没有摘,喝完了三口之后,回过头,笑的弯了眼角,对她说:“鸣人,该你了……”眼前有着灰白色头发的人变成了留有黑发的男人,看不出情绪的黑眸子盯着她,等着她喝一口酒。酒盏映出了鸣人的脸,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不可以和他喝这杯交杯酒!猛的向后仰了一下,站起身,红色的酒盏从手中脱落,鸣人不顾所有人的眼光和议论,冲出了婚礼会场,直奔着那个方向跑去,那个自己已经去过很多次非常熟悉的地方,果然,在那个第七班集合的地方,一个有着灰白色头发的男人站在那里,漫无目的的,只是呆呆的看着前方,整个人显得寂寞而悲伤,鸣人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和要哭出来的嗓音,叫了一声:“卡卡西三三,你今天又要找什么理由说明自己的迟到呢?”前方的男人一顿,不可置信的回过头,看见穿着白无垢的人跑的气喘吁吁的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汗水浸湿了额前的刘海,正一步一步的向着自己走过来,“鸣人,你......”“卡卡西三三,我喜欢你”怦怦,怦怦,是自己的心跳声么?原来,被自己爱的人告白是这样的感受么?原来,鸣人她也是喜欢自己的么?“卡卡西三三,你呢?你喜欢我么?”转眼间,鸣人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纯白的白无垢将鸣人修饰的更加漂亮,金色的发丝被绾了起来,脸上淡淡的妆虽然花了一些,仍然削剪不去她今天的美,卡卡西张开双臂用力的将鸣人拥进怀里,用的力道仿佛要将鸣人融进自己的身体里,一瞬间,鸣人的气息扑面而来,那些曾经共有的回忆一瞬间有了色彩,“那么,卡卡西三三你的回答呢?”鸣人手里握着卡卡西送给她的大红色木梳,“梳子的含义是愿意今生都要纠缠在一起,卡卡西三三,你愿意么?”良久,卡卡西放开了鸣人,从衣袋里拿出一把做工上乘的红色木梳,牵起鸣人的手,将两个一半的梳子拼合在一起,正是一个心的形状,“鸣人,这把梳子实际上是有另一半的,现在他们团圆了,梳子代表着今生今世都在一起,代表着白头偕老,鸣人,你愿意和我一起,白头偕老么?”“卡卡西三三,我愿意”“起誓吧”没有任何人的捧场,没有繁琐的仪式,卡卡西拉下面罩,执起鸣人的手,弯下腰烙下一吻,“鸣人,你愿意嫁给我么?”“卡卡西三三,我愿意,我愿意把今生都交给你。”缓缓的站起身,卡卡西轻轻的吻了吻鸣人的唇,不带任何情欲的吻,虔诚而神圣,卡卡西由衷的想到,还真是意外性第一的忍者啊……不过,真的太好了,老师,谢谢你让鸣人带给了我幸福,我会永远爱护她的,两个人久久的拥抱着,再也没有分开。

  “卡卡西!你早就和鸣人互相喜欢为什么不说!害我好心办了坏事!佐助呢?”“回火影大人,佐助君在鸣人从婚礼现场离开的时候就走了,说是去出长期任务,这是他留给您的信件,还有,”掏出另一封信,“他说把这封信交给漩涡鸣人”鸣人愣了愣,接过信件,听到那边卡卡西一直在和纲手婆婆道歉,于是打开了那封信。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50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